【新漢方名人堂:傷寒與溫病】

財團法人 立夫醫藥研究文教基金會董事兼副執行長
陳紹誠
近年大力推廣儒學,以科學角度、創新方式重新詮釋儒學的精妙所在。 祖父為國民黨大老陳立夫,提出以「科學方法整理中醫學術」,一生致力推廣中 醫藥,推展「中醫現代化」、「中西醫一元化」以及「中醫國際化」,為台中中國 醫藥大學董事長三十年,對於中醫學在台灣的發展功不可沒。 外祖父為林尹,著有《中國學術思想大綱》、《文字學概說》等書,為當代國學 大師。
【新漢方名人堂:傷寒與溫病】

<傷寒論與溫病學>     

  

       傷寒論為東漢張仲景所著,是中醫的內科經典,也是許多中醫師視為治病的基礎原理。但隨著時間,各時代的著名中醫師開始對不同的病灶有了新的見解,因而衍生出了溫病學。傷寒論和溫病條辨分別代表著兩種截然不同的體系與療法,兩者相差了一千五百年,自溫病學出現後,寒溫之爭,由來已久,迄今未息。這兩大體系,對病因及證治截然不同的看法,影響所及,解釋各異,派系橫生,百家之言,增加後世中醫學子諸多困擾。

 

        其實中醫裡的傷寒慢慢衍生為溫病,和我們的中國文字一樣。秦代時字三千,就文字演化發展來看,古簡今繁,因為古時候事物不及現在多,所需用字少,隨著時間越演化越有更多不同的字出現來解釋不同的東西和意思。傷寒和溫病也是一樣的,隨著時間、遷徙、氣候不一、外來人帶入等因素,東漢的傷寒病灶遠遠少於1500年後。因此當不同的名醫發現有不同的新病灶,其辨證和治療方法自然也就必須更新,以符合治療新的病灶。這也是為何有「守古法不合今病」之說,如果死守古法而沒辨別新病,則自然無法以新法治新病。

 

       傷寒病主要是指現代醫學中所說的「較不凶猛的流行性感冒」的範圍,而溫病所指的是現代醫學中所說的「較凶猛的流行性感冒」的範圍。溫病,指感受溫邪,以發熱為主症,熱象偏重、易化燥傷陰為主要特點的急性外感熱病的總稱。

 

       2002年底的SARS和2019年底爆發的新冠病毒,都屬於中醫裡的溫病。「此氣之來,無論老少強弱,觸之者即病。」,「有某氣虧入某臟腑、經絡,專發為某病,故眾人之病相同」那麼得溫病要如何治療呢?基礎原理是「本氣充滿,邪不易入,本氣適逢虧欠,呼吸之間,外邪因而乘之。」告訴我們要增加本氣(抵抗力)。但這看似感冒卻與傷寒感冒大不同,清代名醫葉天士在溫熱論中明確指出:「辨營衛氣血雖與傷寒同;若論治法,則與傷寒大異。」

 

      SARS和新冠病毒病患用西藥的死亡率偏高是因為西藥造成免疫系統過度反應,反而容易致死和留下後遺症。「細胞介質風暴」是人體中不恰當的免疫反應,當病毒進入病患體內,體內負責「作戰」的免疫系統遭病毒攻擊後釋放出大量「發炎因子(inflammatory factor)」,活化包括殺手細胞、單核球細胞、巨噬細胞、嗜中性白血球以及血小板上的先天免疫受體,適度的發炎反應有利身體除去病原菌,但若釋放過多,反而會傷害體內器官。

 

      當病毒侵入開始對肺部破壞,而身體的免疫系統反擊,在強烈的攻防下,肺部變成了戰場,而肺部的廢物、毒素無法排掉,到了肝腎,是因為肝腎失去排毒解毒功能,最後肺、肝、腎成了「焦土策略」,而最終造成病患死亡。這到底算是病毒造成病患死亡,還是自身免疫系統反應過度造成死亡?

 

       中醫裡的「清熱解毒」就是在講把這些過多的發炎反應和釋放出來的毒素去除掉。中醫的清熱就是降低發炎,解毒就是把身體裡的毒素排掉。解毒分為肺、肝、腎,身體的「平衡」很重要,過多過少都不平衡。免疫系統不夠兵力打仗,或是反應過度造成器官負擔過大,或是毒素無法正常排除,都是不平衡。所以這就是為何用中藥治療的病患,症狀不會加重,而且在短時間內病患就能治癒,中藥治療也不會造成後遺症。

 

      中醫在SARS期間和這次新冠病毒的治療做了很大的貢獻,對症下藥後病患的治癒率非常高,後遺症和併發症也幾乎沒有。此次新冠肺炎為中醫的溫病,除了清熱解毒益氣,治癒後還要注意固表。西醫就是因為沒有清熱解毒,沒有兼顧到益氣固表,所以容易造成其他併發症和二次感染。因此我們平時只要多保健,加強免疫力和做到防疫,理解溫病的病灶外,還要有正確的治療方法,如此即便染疾,對症下藥即可痊癒。